8gtv6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大神你人設崩了-523想爭個繼承人玩玩閲讀-7jlmi

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推薦大神你人設崩了
任家。
任郡刚回来,中医基地要给他的身体做一个检查,被他拒绝了。
此时的他坐在任老爷的面前,很沉默。
任老爷的手却是颤抖,他抬头,嘴角动了一下,“你说什么?”
“下个月就是继承人选拔了,我瞒不过您,”任郡伸手捞了桌子上的茶杯,“唯乾主动放弃了继承人选拔,这是他们早上给我的。”
说着,任郡偏了下头,身后的任伟忠面色严肃的拿出了一张附件递给任老爷。
任老爷接过来,从上往下一字一字的看过去。
上面是任唯乾亲自写的退让权。。
任郡身体有恙,他手握重权,但任家的主权还是在任老爷这里,他选好的继承人就是任唯乾,从小就用心培养他。
世家的继承人都是经过严格选拔的,除非那个继承人得到了家族所有人的拥戴。
为此,任家早在几年前就确定了继承人的选拔。
不仅仅是为了给任唯乾造势,也是为了让其他参加的人打出名气。
京城七大家族其他家族的继承人基本都确定了,任家的虽然没有确定,但外界已经默认了是任唯乾。
精心策划了这么多,任唯乾最后竟然主动放弃了选拔。
任老爷子好不容易因为任郡回来这个好消息打起了精神,此时,却又萎靡起来。
“不一定要当继承人,”任郡宽慰任老爷,“我会为他找其他的路。”
他正说着,身后任伟忠兜里的手机响了一声。
是任博。
任博一般没事不会给他打电话的,尤其是他们上班的时候,任伟忠低声跟任郡禀告了一句,就出门接电话。
没过一分钟,又激动的进来,脸上还有些飘忽:“任先生,你接一下电话,任博有件大事找您……”
任郡也少见任伟忠这样,他看了眼任伟忠,接过手机。
那边,任博站在车门外,声音颤抖:“任先生,孟小姐她……她说她想回任家……”
“啪——”
任郡手里的茶杯掉下来。
他一时间也顾不得跟任老爷子讨论继承人的事,他有些紧张,“好,我马上去。”
任郡直接站起,他捏着手机看向任老爷,“爸,我先出去一趟,阿拂她有重要的事找我!”
听到任郡要去找孟拂,任老爷子微微抬手,笑了笑:“去吧。”
等任郡拿着手机,匆匆走后,任老爷子才靠着椅背。
身边,来福给他添了热水,“老爷,您也别着急,大少爷他们不会有事的。”
“是任唯一?”任老爷嗓音压得很沉。
来福跟着叹息,然后苦笑着点头。
任老爷抬头,任家在他之前其实在七大家族并不突出,近些年蒸蒸日上,不仅仅是因为任老爷子,任郡在里面的功劳更大。
“召开家族会议,”任老爷子开口,“重新投票。”
雲之陸:櫻斯蒂學院
**
这边,任博直接开车带孟拂来到了任家。
带孟拂来到了任郡的院子。
孟拂这次没有带上大白,她站在水池边,看着大白上次玩儿的水池,目光看着水池里的植物。
像是观赏类型的莲类植物。
她对这些研究得不多,没认出来到底是什么。
只觉得着观赏莲有些好看,孟拂目光放在茎叶上,茎叶的脉络十分清晰。
任博一直跟在她身边,见孟拂看着水池里的植物,变给她科普,“这是生物院研究的品种,是下面的人送给任先生的,您要喜欢我通知他们送您一株。”
孟拂本来想说不用,看着茎叶的脉络,她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忽然将手机一握,笑了:“我妈喜欢植物。”
提到杨花,任博眸底的敬仰更重。
杨花在岛上对植物的热爱任博也知道,“杨女士要是喜欢,我……”
任博一句话还未说完,任郡就从门外进来,他面色一如既往的,不苟言笑,“怎么站在这里?”
“是这样的……”任博看到任郡,解释了孟拂刚刚说的话。
“嗯,”任郡微微颔首,偏头,对任伟忠道:“找个花匠,把这里的花种移植,交给杨女士。”
移植这种小事一般情况下用不到任伟忠做。
然而任伟忠却十分激动的应下来,“好!”
他拿着手机,去联系花匠了。
秦歌 蹲在墻角
说完这些,任郡才像是有理由一般,转身看向孟拂,但一句话怎么也说不出来,“你、伟忠说……”
任郡这么多年,什么大场面没见过。
此时跟孟拂说话,却有些忐忑,手心也冒了一层汗。
“你亲子鉴定做了?”孟拂收回看水池的目光,淡定自若。
“你爷爷做过,”任郡连忙道,“你要不信,我拿给你看。”
任博看任郡的样子,在身边提醒,“先生,请孟小姐回屋里再说吧。”
“对,对,”任郡因为任博之前那一句话,头脑现在还晕着,“走,我们回屋说。”
一行人转到任郡院子的大厅,任博让人上了茶,任郡才慢慢回过神来。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任郡手指捏着杯子。
他指的孟拂什么时候知道他跟她的关系。
“楼家那件事之后。”孟拂拿过茶杯,风轻云淡的开口。
任博又转身去给把茶喝完的任郡添茶。
任郡深吸一口气,终于舒缓了紧张感,但嗓音还是很紧:“刚刚,任博说,你愿意回任家。”
“嗯。”孟拂大大方方的,她捏着茶杯,懒洋洋靠着椅背,嘴边一抹漫不经心的笑意。
任郡在任老爷那里失态一次了,这一次,他依旧没忍住,“腾”地一下站起来,“好,好,我这就去操办,任博,你去跟我爸说,拟请帖,算算哪天是好日子……”
纵使有任唯乾的事情在先,听到孟拂的这句话,任郡也很失态。
他站在孟拂面前,走来走去,脸上的病态完全消失,整个人精神奕奕,仿佛年轻了好几岁。
孟拂靠着椅背,她抬头看着因为她一句话,就如此激动的任郡,轻轻抿唇。
大概因为于贞玲的关系,她一开始在知道任郡身份的时候,心情十分平淡。
甚至在刚刚与任博提起要回任家的事,她心情也没什么起伏。
可眼下,看着失态的任郡,孟拂指尖点着茶杯,静静想着,大概人与人真的不一样吧。
当初于家想要进入画协,想要一个继承人,孟拂实际上也是知道的,但她连于永都不想看到,最终看着于家一步步走入绝境之地。
这一次江鑫宸跟她说了任唯乾的事……
“请帖就不用了,”孟拂啧了一声,她伸手敲着桌子,懒洋洋的看向任郡,“把我加入族谱就行。”
任家没有女性不得入族谱的例子,毕竟历史上有记录女家主的时代。
任郡正在想着,要怎么举办一个盛大的欢迎宴。
向整个京城的人介绍任家真正的大小姐。
听到孟拂的话,他一愣,“不举办宴会?”
“不了,”孟拂笑了笑,“跟我妈、我舅舅他们吃个饭就行,除了他们,还有其他人……看您时间。”
她回任家也不是冲着任大小姐的名头来。
本来任郡还在想为什么不举办宴会,孟拂后一句,又让他紧张起来。
都市大领主 天赐龙心
上一次见杨花,他是冲着照应杨花去的,可后面发现杨花本人比他们任家任何一个人都要厉害。
跟这一次见面的情况完全不同。
“好。”任郡也不着急,他总有机会向整个京城的人宣告他的亲生女儿。
现在最重要的是给孟拂的这些亲戚备礼。
上次送给孟拂的礼物,她没要,这次总算有机会送出来。
说完这些,孟拂拿出来金针,再度为任郡针灸了一次。
这次针灸完之后,任郡觉得自己体内的郁气又泄了不少,这大概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任伟忠正好办完了移植,从外面进来。
任郡看向任伟忠:“你去找来福叔,让他尽快准备族谱的事。”
任伟忠一听,面上也一喜,他把水养的花盆轻轻放到孟拂面前:“我这就去!”
他匆匆去找来福跟任老爷。
族谱的事自然要任老爷子来,把孟拂记录到任家嫡系一脉的族谱上,也需要找个祭祀的好日子,焚香举行典礼。
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御剑斋
“我不用做什么吗?”孟拂看着任伟忠走得飞快,还挺诧异。
任家家大业大,她忽然出现在族谱上,还是正儿八经的嫡系,也是要分家的。
其他人,任唯一那些人能这么简单的就让她回来。
说到这个,任郡不太在意,“放心,你是我的女儿,自然享受与你哥哥同样的待遇,没人会敢说半个‘不’字。”
“我还有个条件……”孟拂看着任郡,忽然开口。
“别说一个条件,一百个都不在话下。”任郡摆手。
孟拂也笑了。
**
**
孟拂抱着花盆回到了杨家,把花盆里的花给杨花。
“这花有些奇怪……”杨花看着花盆里的花,若有所思。
“不奇怪就不让你看了。”孟拂啧了一声。
杨夫人从楼上下来,看到孟拂去而又返,她笑了下:“阿拂,你今天不忙,正好,我们去商场。”
孟拂看看杨夫人,又看看杨花,稍微顿了一下,然后慢吞吞的开口:“我回来,是有件事要告诉你们。”
杨夫人放下手里的剪刀,听到孟拂有事,她直接靠过来,有些紧张的道:“怎么了?”
“就……我找到我爸了。”孟拂抬头。
上次江家的事情闹得有些大,杨夫人知道江泉不是孟拂亲爸。
不过杨夫人对这些也不在意,听到孟拂的话,她拧眉:“你爸他是谁?你把资料给我,我查查。”
孟拂现在这么有名,杨夫人不太放心。
有于贞玲在先,她怕孟拂又遇到于贞玲plus。
“时间紧急,您要是愿意的话,他想要来拜访你们。”孟拂笑了笑,然后把任郡的名字给杨夫人。
杨夫人表面上不动声色。
手里的手机直接联系了杨莱,让他去查“任郡”。
该隐之殇
叫任郡的不少,杨莱一时半会儿也查不到精准消息。
在还没查到精准的消息,任郡就提着礼物登门拜访。
血殤的墓
杨莱今天特地请了假,呆在杨家,往日里他看到血蝙蝠还有一点点不自在,今天因为想着孟拂的事,对血蝙蝠也无视了。
孟拂收到了任郡的消息,就去杨家大门口等任郡过来。
杨夫人跟杨莱在接近时间的时候,也到门口,等待任郡过来。
不管怎么样,孟拂既然认了这个父亲,他们都不会怠慢。
杨夫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看向杨花。
杨花却非常淡定,对孟拂生父的到来半点儿也不紧张,她稍微松了一口气。
杨花对孟拂的在意杨夫人很清楚。
前方一辆黑车慢慢开过来。
“怎么突然要认他了?”杨花知道孟拂不是随随便便认任郡的。
孟拂慢吞吞的抬头,“看中了任家的继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