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o9x7精华都市言情 穿書後我成了富婆-第174章 胖姐姐不見了看書-kwnia

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小說推薦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奥利给看完美女之后,就一路嗅着蓝阳阳留下来的味道,找到了楼道里。
但没有人,只有一只手机掉在地上。
奥利给认了出来,这是蓝阳阳的手机。
它吓得一个激灵,立刻吠了两声,却没有任何回应。
完了,阳阳不见了,狗笼一日游在等着它。
叼着手机回到包厢,这里边也没有蓝阳阳的身影。
它又吠了两声,但因为大家正在拼酒,兴致高昂,压根就没人管这只狗。
只有骆森择,他很喜欢奥利给,蹲下去摸摸它。
奥利给发出急促的叫声,心想着:也不知道这傻子能不能听懂,不管了,先叫唤一阵引起注意再说。
墜時
骆森择也发现了,他轻声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害怕?”
奥利给说话他没法听见,只能用狗爪子指了指地上的手机。
骆森择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胖姐姐的手机!”
它连忙点头。
“胖姐姐呢?”
奥利给摇头。
“胖姐姐不见了?”
奥利给又点头。
骆森择顿时一脸慌张,立刻起身,大叫道:“胖姐姐不见了!胖姐姐不见了!”
一声比一声大,一声比一声快,所有人的都被惊动了。
他们放下了酒杯,疑惑的问:“你是说老板吗?对啊,老板去卫生间怎么还没回来?”
众人开始寻找蓝阳阳,连饭店的服务员都被惊动了,却没有找到她的身影。
骆森择急得都要哭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憋着眼泪,默默给自己加油打气,“小骆不能哭,小骆最棒,要把胖姐姐找到,加油!”
猛然间他想起了什么,拉住了六婶的胳膊,说:“六婶,你给支哥哥打电话,让他来找胖姐姐,他很厉害,一定会找到的!”
六婶这才缓缓掏出她的老人机,却说:“我没有他的手机号啊。”
“我有我有。”骆森择立刻打开卡通背包,从夹层里拿出小纸条,上边记了很多人的号码。
帶著空間去修行
“139……”他把号码念出来,六婶拨通了过去,简单的说了一下事情。
萬獸狂神 昌獗
起初支临冥还不相信,因为刚刚才跟蓝阳阳通过电话。
漫漫天路
他说了句好,又拨了蓝阳阳的号码,但是接听的人是骆森择。
他有点着急,所以话说的不是很清楚,“胖姐姐没了……手机……在我……快点找她……”
简单的几个词,支临冥已经懂了。
六婶也许会骗他,但骆森择不会的,他选择相信,踩下了油门,一路飞驰到饭店。
饭店的员工和蓝阳阳的员工们,都没有找到蓝阳阳,正商议着要不要报警时,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他的步伐很快,经过时一阵厉风刮过,身上散发着森森冷意,让人忍不住害怕。
奥利给看见支临冥来,仿佛看见了希望,它吠了两声,然后往蓝阳阳消失的楼道走。
支临冥明白它的意思,一路跟了过去。
楼道里的声控灯亮起来,他弯下腰仔细查看了一番,能看出有拖动的痕迹,顺着楼梯往下。
跟着痕迹下楼,出口通往饭店后边的小巷子。
巷子很黑也很深,支临冥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往前照了照,只看到了很多杂物,没有人。
他往前走着,骆森择和狗都跟在后边。
“你留下,奥利给跟我走。”支临冥冷冷出声,他感觉狗都比骆森择聪明。
骆森择摇头,“我要找胖姐姐。”
虽然害怕,但他坚持。
“别给我添乱。”支临冥冷冷吐出几个字,加快了步伐。
骆森择没听他的话,但因为走得慢,很快就跟丢了。
他害怕极了,正要大哭,管思月突然出现,“骆少,我带你去找老板吧。”
“好!”
前方的支临冥,已经走出好远,没多久就听见了有人在说话,他立刻关掉了手机,躲在暗处听。
“这小胖子怎么处理?”
“不是让办了她吗?我看就地解决就行,好久没沾女人了,兄弟我不嫌弃!”
“那谁先来?”
“石头剪刀布吧。”
对方一共三个人,一个光头,一个大胖子,还有一个脸上有刀疤。
支临冥已经把三个人的情况摸得清清楚楚,就在他们要决出胜负的时候,突然冲上前,先撂倒了离自己最近的光头。
大胖子叫了一声,赶紧往后退,但支临冥身手极快,一个横扫,大胖子直接倒地。
剩下一个刀疤,见情况不妙,赶紧往巷子出口跑,支临冥两步追上去,脚踩路边的垃圾箱,身子顿时凌空而起,抬腿劈在了刀疤的肩上。
刀疤肩上一痛,不受控制的往旁边倒去,支临冥落地之后,又是一脚踹在他的腿弯,顿时“咚”的一声跪了下去。
看到这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奥利给瞪的眼珠子都出来了。支临冥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伸手却如此了得,跟武打片似的!
创世逆天录
再回到刚才的地方,蓝阳阳昏睡在地上,不过还好,身上衣物除了有点脏,没有被动过的痕迹。
他将蓝阳阳打横抱起,迎着有光的地方走去,此时就如天降的神明,来拯救他心爱的女子,带着她一同走向光明。
奥利给紧跟其后,忍不住在心里呐喊:支支威武!支支威武!
偽紳士
徐助理也已经赶到,处理了那三个男的。
回到车上,他见支临冥抱着沉睡的蓝阳阳不松手,仿佛抱着一个稀世珍宝。
车内的光想昏暗,支临冥低头,始终看着她的面庞,偶尔抬手将她鬓边的发丝捋到耳后。
他满目柔情,低下头吻她的脸颊,怕把她弄醒,只是轻轻的。
此时的支临冥十分庆幸,还好他来了,还好护住了自己的珍宝,还好还好……
看他这幅样子,奥利给都要被感动了,这什么神仙爱情啊!
回到家,开门的时候,徐助理发现了一丝异样,但没有说出来,他还需要确认一下。
支临冥满心只有蓝阳阳,抱着她去了卧室,轻轻脱掉她脏了的衣物,换上干净柔软的睡衣,坐在床沿轻轻握着她软乎乎的手,看着她熟睡的样子,心也渐渐安定了下来。
过了几分钟,徐助理推开卧室的门走进来,轻声说:“爷,家里的防盗系统有被入侵的痕迹,不过对方显然没有提前准备,并未成功入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