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edpb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直播:我在山村的悠閒生活 ptt-第539章 要求再見面鑒賞-jemjh

直播:我在山村的悠閒生活
小說推薦直播:我在山村的悠閒生活
井雯是他的女儿,是他也有自己的私心,并非完全只是考虑利益方面的问题。
有父亲就算再没有良心,虎毒不食子的这个概念还是有的。
徐夏算个什么玩意儿啊,整天到处蹦达,就算现在挣了一些小钱,但那又怎样?那点钱对他来说真的太不值一提了。
他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的女儿会这样的反对?
十界情聖 舞鳳花
霸愛:在劫難逃 蘇清黎
明明嫁给榕都市那家上市企业老板的儿子,不仅能够给他的天南集团带来很大的好处,而且他觉得也只有这样的身份才配得上他的女儿。
什么爱情不爱情的,对他这样的过来人来说,太虚无缥缈了。
没有足够坚实的物质基础,就算是再刻骨铭心的感情,在面对柴米油盐酱醋糖的时候,也会出问题。
而且,井雯从小生长在娇生惯养的环境中,生活负责柴米油盐酱醋茶,还有很多很多其他的东西,贫贱夫妻百事衰的道理他见的太多了。
他不希望自己的女儿以后走上这样的老路,他作为父亲可以支持一些,但是,谁能够保证自己能够辅助自己的女儿一辈子呢?这是不可能的。
相比之下找一个更好的归宿,那么就尤为重要了。
井元龙的出发点,其实并没有什么错,但是他却忽略了一件事情,井雯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不是谁的附属品,她有自己的精神意志,她也需要属于自己的爱情。
而不是像商品一样成为一种等价的交换的东西!
井元龙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他的双眸里布满了血丝,再次沉默无语,整个别墅陷入了一种安静中,除了他自己的呼吸声再也没了别的声音。
高黎新站在门口,他也很困,同样是一宿未眠,昨天将那些受伤的兄弟安顿好之后,便一直站在在外面。
他的心里面还是极其震撼的,脑海中不断的回想起徐夏所做的一切,太让人震撼了,一个人单挑几十个人,不仅全身而退,甚至连一点伤都没有受,他都有点怀疑徐夏到底还是不是个人。
他现在都不知道自家的董事长接下来会做什么,要怎么做?
同时也很头大啊,要是井元龙又让他找更多人去对付徐夏的话,他要怎么办?
短暂的安静后,井元龙从沙发上坐了起来,顶着一个黑眼圈,看向了高黎新,说道:
“高黎新,准备车子,去医院!”
“是,井董!”
咖喱新立即就去准备。
不多时,两人出现在了医院的特护病房,却发现病房中已经没人了。
井元龙阴沉着脸,拿出手机,给徐夏拨了过去,质问道:
“小子,你把我的女儿带哪去了?”
徐夏呵呵笑了笑:
“抱歉,无可奉告,你不配做雯雯的爹,既然如此,雯雯的行踪,也就根本没必要告诉你!”
“我现在有话要和雯雯说,你把电话拿给他。”
井元龙强压着心头的怒火。
徐夏想了想,还是将手机递给了井雯,说道:
“雯雯,你爹打来的。”
井雯摇头,她不想接电话,不想和井元龙说话,虽然明面上相互之间还是父女,但实际上他们之间的裂痕早已经到了无法弥补的地步。
“抱歉,雯雯不想和你说话!”
徐夏拿回电话说道:
绪化 斜一
“正好你打过来的电话,那我就直接和你说了,待会我就会带雯雯离开这座城市,你也不用找,就算你找到了,她也不会再跟你回去的。
还有什么别的事情吗?没有的话我就挂电话了。”
井元龙心头一紧,忙道:
“等等,我还有话要说!
徐夏,我想和你好好谈一谈。”
徐夏撇嘴一笑,谈一谈开什么玩笑?就他会和自己谈,难不成还想顾及重生,找更多的人来围攻他?
“抱歉,我没兴趣和你谈!”
说话间,徐夏正要挂断电话。
元霸异世游
井元龙的声音再次出现了,声音更大,
“徐夏,我是真心想和你谈,不是你想的那样,事已至此,我现在已经想通了很多,也想明白了。
既然无法挽留,雯雯也想要属于她自己的生活,那么我就给她这个权利。
不管怎么样,我也是个做父亲的,即便不可能立即和雯雯冰释前嫌,但我也想要做我该做的。”
學霸型科技大佬 桃李成蔭
徐夏微微愣了一下,这话说的好像有点不对呀,听井元龙说话的语气,他非常的狐疑,难不成真的想通了吗?
“那你等一下,我和雯雯商量一下。”
徐夏没有着急挂电话,将井元龙的意思告诉了井雯。
井雯此时也陷入了纠结之中,说起来,井元龙其实对她挺好的,除了她和徐夏之间的恋爱关系之外,毕竟是父女,又能有多大的仇恨呢?
井雯点了点头,徐夏再次拿起了电话,说道:
“雯雯答应了,你说时间地点嗯,最好就今天,我没太多的时间继续留在这里”
“好,我马上将地址发给你,就现在。”
侍寝孕妃,爱妃快吹灯
她失了心疯
说完的话电话才挂断。
井雯看起来有些紧张,她并不知道昨晚发生的那些事,她非常担心井元龙会对徐夏动手,这不是她想看到的。
井雯似乎又有些后悔了,
“徐夏,要不还是算了吧,不用搭理他,我们直接走,过好我们的小日子。”
徐夏淡淡一笑,刮了刮井雯的小鼻梁,摇头道:
“没事,不就是见一面而已,你还不允许我这个女婿见老丈人啊,你什么都不用担心,有我在。”
“徐夏……”
阡陌十年
“没事。”
两人手拉着手,漫步在这条街道上,走到了街口位置,才打了一辆出租车,就说了短信的地址,离开这条小吃街。
“徐夏,你就一点都不害怕我爸吗?”
井雯见着徐夏竟然连一点忐忑的迹象都没有,这就让他很好奇了。
“为什么要害怕,大家都是两个肩膀顶着一颗脑袋,难不成你老爸还会吃人啊?如果真的是要会吃人,那我可得注意些。”
徐夏的语气很轻松,开着玩笑。
井雯被徐夏逗的噗呲一声笑了起来,她牢牢的抓住徐夏的胳膊,脑袋偎依在他的肩膀上,眼睛斜着看向窗外,俏脸上尽是满满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