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第三百七十四章 湯谷論戰推薦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怎么了?”西海的诸位太乙道君们,虽然已经离开了西海,但他们却依旧是执掌着西海各处海域的权柄,西海之君佴僧道君将西海之力加于一身与共工对抗的时候,这些太乙道君们的神色都是一变,而南海和北海的太乙道君们,当然也是察觉到了西海那些太乙道君们的异常。
“不知缘何,佴僧陛下调动了整个西海的权柄!”西海的太乙道君们都是皱起眉头。
“莫非,西海有变?”这些之前还在竭尽全力图谋星空之界的太乙道君们,心头都浮现出一抹不详的感觉来。
……
西海归于巫族,始终都是一件惊天动地的事,共工再如何的隐瞒,也不可能隐瞒得了多久,尤其是那位西海之君为了保证自己在西海当中的影响力,悍然剥夺了那些加诸于各位太乙道君们身上各处海域权柄之后,所有的太乙道君们,都已经是知晓了西海已经归于巫族之事。
优美都市小说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第三百七十四章 湯谷論戰讀書
“怎么办!”一众太乙道君们不由得都是面面相觑。
西海的陷落,意味着三海之间的联盟,已经是名存实亡,南海和北海,彻底的失去了守望相助的可能。
在西海的太乙道君们惊慌失措的同时,南海与北海的太乙道君们,都开始考虑起自己的退路——至于说从巫族的手中夺回西海,不管是谁,都不曾有过这样的想法。
“诸位道友,是时候做出选择了!”明舒道君的身影,出现在北海神宫的门前。“巫族已经对四海动手,诸位道友们此刻做出决策,还能够在巫族大军到来之前,保住自己麾下的门人眷族!”
对于明舒道君而言,西海的陷落,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说动诸位太乙道君们投向东海的良机。
“诸位道友们大可不必惊慌!”明舒道君言语未落,又一个声音便是在这北海神宫当中响起——空间之祖巫,帝江,亦是在这一刻降临于北海当中。
“之所以必取西海,乃是因为西海位于我巫族腹地,无有任何牵制,但如今,西海归于巫族,有了西海牵制南北二海,我巫族自然不担心诸位在我等对东海用兵的时候,反戈一击。”帝江的身形浮现出来——若说共工取西海的姿态,是浩浩荡荡如同天崩地裂一般势不可挡,那帝江出现在北海所表现出来的姿态,便是春风化雨,润物无声。
“我巫族的目的,只是东海而已,帝江此来,只为一个目的,借道!”
“请北海之君放开道路,令我巫族大军转到北海,并南海,以及东海之滨一起,三路夹攻东海。”帝江看着聚集于北海神宫当中的诸位太乙道君们,丝毫不理会此刻正在北海神宫面前的明舒道君。
“只是借道而已?”听着帝江的要求,北海神宫当中的太乙道君们不由得都是一愣,似乎是全然没有想到,巫族逼降西海的目的,只是为了在对东海动手之前,保证自家‘后院’的安稳。
优美都市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丁丁DINGDI-第三百七十四章 湯谷論戰閲讀
若是在之前,造舒道君听到了帝江的要求,必然是想也不想的便会选择拒绝,然后联合西海,南海,以及东海,以求联手将巫族的势力堵在洪荒大地之间。
但如今,西海陷落之后,南北二海已经是被彻底的截断,就算是造舒道君想要勾连四海共抗巫族,也没有了丝毫的可能。
“不错,只是借道而已!”
“此次我巫族对东海用兵,分三路而出,北海的诸位道友们放开道路之后,西海的大军会加入我巫族,和我巫族的大军一起配合作战,届时诸位道友们只需约束部众,不要与我族大军为难,自然便可安然无恙。”
“我可以代表给诸位道友们一个允诺,只要诸位道友们保证中立,待得我巫族攻占东海之后,我巫族大军必是直接回返洪荒大地,绝对不在这南海和北海当中停留。”帝江双手一挥,大气无比的道。
北海神宫之外,明舒道君的神色,已经是彻底的阴沉了下来——他本来以为,巫族动手之后,三海的诸位太乙道君们,已经是到了非此即彼的地步,必须要在巫族和东海之间做一个选择,但他没想到,帝江竟会是出乎预料的依旧是给予了这些太乙道君们脱离于战场之外以保持中立的机会。
“不太妙啊!”明舒道君的心脏剧烈无比的跳动着。
巫族借路而行,意味着这些太乙道君们必须是要让出自己所控制的空间通道,将自己的腹心之地,摆在巫族的面前,对于这些太乙道君们而言,这种情况最大的后患,便是巫族在战争结束之后,会不会对他们反戈一击,顺手将整个四海都纳入他们的统治之下——但帝江的承诺,却是直接抹去了这些太乙道君们的后患。
如此一来,摆在这些太乙道君们面前的选择,便是从非此即彼的艰难抉择,变成了选择和巫族为敌,还是选择中立——这样的选择当中,这些太乙道君们会怎么选,不言而喻。
但这样的话,那东海所面对的压力,可想而知。
……
而在一众太乙道君们的心思阴晴不定的时候,共工的目光,已经是落到了明舒道君的身上。
和明舒道君撞在一起,算是十二祖巫预料之外的事——明舒道君出使三海已经一千多年,在十二祖巫的计算当中,此时的明舒道君,应该已经带着他出使的所得回返了东海。
连十二祖巫都没想到,为了争取谋夺星空之界的存在,三海的太乙道君们拖延明舒道君的脚程,会拖延到这般丧心病狂的地步,以至于明舒道君这在数百年前就应该结束的出使,到现在都还不曾结束。
“一个小意外,但无伤大雅,只要将其斩杀于此,消息已然不会提前走漏。”帝江想道。
巫族借道南北二海以夹攻东海的计划,是十二祖巫推演良久才得,虽然帝江对于这一战的结果有着十足的把握,但他绝对不愿意令消息提前走漏,以至于东海提前最好准备——能够花费三分力气就完成自己的谋算,有有谁愿意为此花上七分力气?
更何况,若是东海提前做好了准备,那巫族为此所付出的代价,也必然会远超于原本的预估,作为祖巫,帝江又怎能因为自己的失误令巫族的族人平白无故的战死于东海?
“这是对我动了杀意?”帝江的杀意才衍生出来,明舒道君便立刻是有了感应,心中不由得一紧。
以他当前的实力,绝对不可能会是帝江的对手,毕竟,帝江的实力早就已经臻至了灭之境的巅峰,而明舒道君和这洪荒天地当中绝大多数的太乙道君们一般,都是借着紫霄宫中听道的机缘,才登临了太乙道君之境,稳定了太乙道君的功行。
“帝江陛下口口声声说着,允得诸位道友们保持中立,但诸位道友们认为,若是我陨落于北海,那诸位道友们在东皇陛下的眼中,是倒向了巫族,还是依旧保持中立呢?”明舒道君念头转动,当即便是引了一缕星光落下化作道衣披于身上,令星辰之伟力加诸于身,以求真正厮杀起来的时候,能够在帝江的手中多支持一段时间,能够将巫族借道南北二海以夹攻东海的消息带回东海。
“帝江陛下且慢。”正当帝江要动手的时候,樽坊道君的声音在这北海神宫当中响起——“此次巫族攻伐东海,乃是起堂堂正正之兵,所谓两国交兵,不斩来使,帝江陛下又何必枉做恶人,非要斩杀明舒道友与北海?”
“不错,陛下意欲斩杀明舒道友,无非只是担心走漏消息而已,但四海何其庞大?西海陷落之事,又怎可能瞒得过东海?说不得人多眼杂之下,巫族大军才踏进南北二海,东海便已经是收到了消息,陛下就算斩杀了明舒道友,也是无济于事。”樽坊道君话音才落,长野道君便同样是出声声援道。
这些处于东海和巫族夹缝之间的太乙道君们,不愿意得罪巫族,但同样的,他们也不愿意开罪东海——巫族有着那九幽之界作为后盾,立于不败之地,而东海同样也占据了星空之界,亦是立于不败之地。
更何况,相较于巫族对那九幽之界的封闭,东皇太一对那星空之界的态度,却是更加的开明,更加的乐于见到,甚至支持自己麾下的修行者们进入那星空之界。
……
“都说一说吧,要如何应对?”明舒道君的消息传回东海之后,东皇太一便是再一次的诸位太乙道君们召集到了汤谷——这一次,就算是远在星空之上的师北海,也同样是以星空之权柄,以星光凝聚成化身落于汤谷当中,当然,这一次东皇太一却是不曾忘记已经在东海之滨布置好了防御的云中君,对巫族严阵以待的云中君。
汤谷当中,所有的太乙道君们,皆是神色沉重——巫族借道南北二海,三路大军齐出,又有西海之军作为前锋,明舒道君带回来的这个消息,实在是令人震撼无比!
若不是有着星空之界作为最后的退路,在场的太乙道君们,或许就已经在这天地之间前所未有的军势之下,生出了怯战之心。
“我需要有人代替我镇守星空之界。”师北海抬头看着众位太乙道君们。
当战场上大军的数量累计到一定的层次之后,时空都会被封镇,就算是太乙道君,也无法在战场上撕裂空间而行——是以,一旦巫族兵临东海的时候,除了师北海这位速度冠绝天下的太乙道君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够作为有生力量,及时的在战场上回应任何人的求援,是以,战争爆发之后,作为征伐一系首领之一的师北海,便必须要出现在战场之上,以安定战场上的人心。
“师道友更适合坐镇于星空之界。”师北海话音才落,云中君的声音便是响了起来,他毫不犹豫地对师北海的意见表示了反对。
“星空之界的坐标,已经暴露于人前,若我是南海北海的太乙道君,必会借着我东海全力应对巫族之机,试图再度踏足于星空之界,若是师道友离开了星空之界,以那星空之界的广袤无垠,至少有三位太乙道君坐镇其间才能够三海的太乙道君们试图突入星空之界的时候,及时的阻止他们!”云中君出声道——星空之界是所有人的退路,绝对不容有失,师北海独自一人镇守星空之界,还是至少匀出三位太乙道君镇守星空之界,这样的差距,汤谷当中的每一位太乙道君,都知晓应该如何的取舍。
于是,就算在场的诸位太乙道君们再如何的希望师北海这位永远都会回应他们求援信的强者能够出现在战场上,但云中君的意见,还是得到了众位太乙道君们的拥护——毕竟,相较于战场上的胜负而言,那星空之界的安危,当然是更加的重要的。
“对于东海的战局,云神君有何看法?”确认了师北海的动向之后,东皇太一的目光,便是又落到了云中君的身上——其他的太乙道君们,亦是如此。
“南海和北海的太乙道君们,确认是绝对的中立吗?”云中君沉吟了片刻,目光落到才刚刚返回东海的明舒道君的身上。
“自然。”明舒道君点了点头,这一点,他还说是能够保证的。
“那西海呢?”云中君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西海之君佴僧道君率西海归于巫族,那西海的一众太乙道君们,作何反应?”
“他们总不至于是所有人也加入了巫族的麾下吗?”
——“对啊,还有西海!”听着云中君的问题,一众太乙道君们不由得都是恍然大悟,南海和北海的太乙道君们,因为巫族保证了他们利益的原因,故而能够在巫族和东海的战争之间保持绝对的中立,但西海当中的那些太乙道君们,都已经是成为了无家可归之人,他们的权柄被黜落,因这权柄而来的气运,亦是随之失去,他们的门人弟子,他们的眷属部众,也都是被巫族所控制,成为了巫族进攻东海的炮灰,这些太乙道君们,又怎么可能在巫族和东海的战争之间,保持绝对的中立?
因为西海直接倒向了巫族的原因,西海当中那些太乙道君们,都是被东海的一众太乙道君们有意无意的忽略,以至于全然没有人想到,西海那些利益被触犯了的太乙道君们,其实是能够被拉拢到东海这一方来的,此刻云中君点破此事,一众太乙道君们才是恍然醒悟过来。
“这样,我们的应对,分两步进行。”见诸位太乙道君们都明白了过来,云中君这才是满意的继续出声。
“南海和北海的太乙道君,既然他们保持绝对的中立,那巫族能够向他们借道而行,我们自然也能够跟他们借道而行。”云中君的目光当中当中,浮现出一抹冷意。
“云神君的意思,是主动出击,御敌于外,避免战火烧到东海?”云中君话音才落,立刻便是有太乙道君出声道,“这倒是一个好办法,我东海兵力不足,若是借道南北二海的话,趁势裹挟一些南北二海的士卒,在面对巫族的时候,我们也更加的有底气一些。”
“不止如此。”云中君摇了摇头,“裹挟部众也好,御敌于外也好,都只是假象,我们借道南北二海真正的目的,乃是水眼!”云中君端坐着,目光落到了龙母玄的身上,“还请龙母陛下稍有留一道凭证于众人,令诸位道友们破开水眼之际,能够顺利取信于各位龙子陛下。”
被封镇于水眼之下的龙族,是绝对无法忽视,更无法放弃的力量——九位龙子,每一位龙子的麾下都有一支定止军的存在,而这九支定止军在战场上所能发挥出来的力量,不下于东海一方多出了九位太乙道君。
“南北二海的人,未必就会看着我们破开水眼的封镇。”龙母玄有些忧虑的道。“而且西海已经落入了巫族的控制之下,若是走漏消息令巫族想起了此事,那西海水眼当中的龙族,只怕都要遭劫!”
“所以还需要有人联络西海的太乙道君,请他们相助破开西海水眼的封镇,待得西海水眼的龙族大军脱困之后,才轮到南海与北海的龙族脱困。”云中君的目光落到了白泽的身上——征伐一些的太乙道君,不管是布置防御,还是为了吸引他人的注意力,都需要出现在战场上,而勾连南北二海的太乙道君们借道,联络西海的太乙道君们引水眼之下的龙族大军脱困,都只能交给以白泽为首的那些内政一系的太乙道君们。
“此事我来安排。”云中君的目光当中,白泽很是痛快的点了点头——他也看得出来,这是云中君有意留给他们内政一系的太乙道君们博取功勋的机会。
“不管是我东海的太乙道君,还是三海的太乙道君,能引得龙族脱困者,都可入得星空一争帝君权柄。”东皇太一亦是出声,拿出了一个相当大的筹码——四海水眼之下的龙族,一旦尽归东海,便是意味着上一个纪元龙族神庭的底蕴,尽归东皇太一,在这个和巫族大战的当口,此事的意义可想而知。
是以,东皇太一毫不客气的便拿出了一个最大的筹码。
“征伐大势,无非便是天时地利人和。”
“之前我所言,乃是人和,接下来,便是天时与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