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北朝求生實錄 起點-第1106章 討價還價真買賣(中)鑒賞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去年的时候,斛律光将家中亲眷全部从晋阳搬迁到邺城,如今他爹斛律金已经去世,晋阳那边又被高伯逸大刀阔斧的改革,因此他跟那边的人基本上断了联系。
原本斛律家在晋阳有大片的田地,如今也被收归“国有”,重新分配。作为补偿,高伯逸在邺城郊外划拨了一片田庄给斛律家的人打理。
面积比原来要小,但是靠着漳河,收成一直不错,算是良田中的上等,质量比从前大有提高。因此,斛律光对这些倒是没有多大怨言。
毕竟,比起晋阳鲜卑的其他将领,他的结局已经是最好的了,这一点,跟提前站队不无关系,或者干脆点说,他应该算是六镇鲜卑的“叛徒”。
这件事让斛律光在四下无人的时候,总感觉背后好像有眼睛在看着自己,芒刺在背。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这天夜里,斛律光依旧在伏案工作,他要为今年即将发生的战争做好准备。
别看古代没有电脑没有手机,就觉得他们生活节奏很慢。实际上身居高位的人,在有压力的情况下,神经是绷得很紧的,熬夜通宵达旦那就是家常便饭。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攜劍遠行-第1106章 討價還價真買賣(中)閲讀
“会走两路么?平阳晋阳一路、潼关洛阳一路,到底哪个是主,哪个是次?”
斛律光眼睛盯着地图,自言自语了一个跟高伯逸考虑得是一个样的问题。他用粗糙的手指摩挲着地图,似乎想看出什么来。
北周对阵北齐,前者有个极为有利的战略条件,那就是北周出兵,是双向的,晋阳方向可以出兵,洛阳方向也可以出兵。
而北齐攻打关中,出兵则是单向的,只能走晋阳一线。而走这条线,就必须攻破玉璧城!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線上看-第1106章 討價還價真買賣(中)
这样,又走了高欢的老路。
其实还有一条路,那就是从宜阳背后北上,直接到潼关,这条路极为险峻,两边都是山崖,中间一条直路,直路两旁是几丈宽的壕沟!
简直要人老命!
理论上这条路是存着的,而实际上,则是只能给斥候玩玩,大军走这里是走不动的。
这样的地理条件,就会造成一个结果。只要北周守住玉璧城,那么他们什么时候想打北齐都行。
而北齐哪怕力量再强大,如果打不下玉璧城,那么也只能干看着。
这个条件不会因为双方将领和士兵的优劣而改变。
“阿郎,世达来了,我将人引进前厅了。”
门外老仆轻声说了一句。
这么晚?
斛律光一愣,都快子时了,这小子不睡觉想做什么?
“你把人引到我书房里。”
斛律光若无其事的来了一句,随后将地图卷起来放好,跪坐好,双手垂膝假寐。
等斛律世达进来之后,一看斛律光的样子,就知道对方是故意在装睡。他拱手道:“叔父,侄儿有要事跟叔父商议。”
这种废话,斛律光一听就很烦。他耐着性子道:“痛快点,到底是什么事?”
“回叔父,今夜高都督请侄儿去了一趟王府,然后……”
优美都市异能 北朝求生實錄笔趣-第1106章 討價還價真買賣(中)閲讀
斛律世达将高伯逸是如何派人请他到府上的,如何问起要对抗周国,还把高伯逸想将并省大都督交给他斛律世达的事情也说了。
这种事情过于奇幻,听得斛律光一愣一愣的。
“你是说,高都督要让你总览并省军事?”
斛律光现在的语气,就像是斛律世达老爹斛律羡吃东西被噎死一样,完全不敢相信。
斛律世达不能说没有本事,要不然也不可能在神策军中站稳脚跟。但怎么说呢,这个侄儿身上,还是少了高伯逸身上的那种全局观和大气魄!
这样的人,只能为一军之将,就顶天了,再多的,只会拖累他,无法发挥他的优势。
以斛律光对高伯逸的了解,这个人可以说看人的眼光很毒辣,非常知人善任,而且敢用人,不拘泥于身份。
高伯逸绝对不会因为斛律世达投靠得早,就故意让他担任并省大都督。这个职位太要害了,以至于以后还会不会有这个职位,都难说得很。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ptt-第1106章 討價還價真買賣(中)閲讀
精彩都市小说 北朝求生實錄-第1106章 討價還價真買賣(中)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上一任并省大都督,不是别人,正是段韶!
斛律世达何德何能,可以跟段韶相提并论?
如果高伯逸真的任命斛律世达,只会让其他人笑掉大牙。也会让别人看轻他这个京畿大都督,认为他无识人之明。
高伯逸是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对此,斛律光非常确定。
“大都督,可能只是戏言。若是真任命,你也要立刻推辞。不然到时候晋阳出了事情,你万死难辞其咎。”
斛律光不客气的说道。
这等于是在说斛律世达是个弱鸡,根本不值一提!
嘛,虽然这确实是事实,但说得如此明白,无异于啪啪打脸。此刻斛律世达感觉自己真特么的犯贱!
叔父啊!你让我在心中好好念想陶醉一下也好啊!
斛律世达在心中默默呐喊着,可惜不敢说出来,他低头无奈道:“叔父说的真是一针见血,侄儿就是对此惶惶不安,所以才来问下叔父,应该如何应对才好?”
因为高伯逸不仅要给斛律世达加一个“并省大都督”的官职,还考较了他一番。不过可惜的是,并未发生奇迹。斛律光自己都感觉为难的事情,斛律世达怎么可能会想到“两全其美”的办法呢?
“我觉得,高都督,应该是来对我喊话的,当然,通过你的嘴巴。”
斛律光指了指斛律世达说道。
这是明摆着的事情,斛律世达也是这么认为的,不然他今夜就不会来了。这不是关键,关键问题是,高伯逸到底想对斛律光说什么?
“会不会是高都督要说的事情太重要了,以至于不能当面跟叔父直接说。如果说了,万一叔父拒绝,就无法回转了。
通过侄儿传话,若是有问题,直接推到侄儿身上就行,叔父依然有前进后退的余地,叔父觉得是不是这样?”
斛律世达才智一般,但情商还是可以,要不然也不会一次又一次当莫得感情的传话筒了。听到他的解释,斛律光微微点头道:“应该是这样了。”
他心里已然有数,其实高伯逸并不是问斛律世达要不要当并省大都督,而是在问斛律光一个拷问灵魂的问题。
“我想让你当并省大都督,可你怎么让我相信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