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談判(上)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小說推薦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穿墙术虽然听起来是挺高大上的,但是作为一个在很久之前曾经体验过穿墙术的玩家,刘星表示穿墙术的客户体验极其糟糕。。。当然了,这也有可能和刘星选择的穿墙方式有关。
所以,刘星觉得如今的近卫亮还真有可能凭借着某种方式完成了穿墙,以达到某些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
比如楼顶。
想到这里,刘星就对尹恩说道:“尹恩,你还记得我们在渔人村的时候,我曾经靠着一些小道具完成了穿墙吗?所以我很怀疑早就做好了准备的近卫亮也弄来了类似的道具,或者他干脆本身就会这个穿墙术,因此他在利用我们对他的不了解,反其道而行之,躲在了我们认为他一个老爷子不可能到达的地方,比如楼顶!”
听到刘星这么说,尹恩就一拍大腿说道:“对啊,虽然近卫亮掌握了某种不可思议的超能力,但我们还是下意识的将近卫亮当成了一个普通的老人,所以把他想得有些太过简单了;而且近卫亮今天的突然逃跑很明显是有备而来,所以他不可能就这么简单的深入敌后,跑到四楼五楼,甚至一到三楼,因此近卫亮现在还真有可能在楼顶吹冷风,打算等我们把注意力放在其他地方之后,再联系一条正我把他给带走。”
作为一个行动派,麦宇强直接对着耳机说道:“大雄你听到了吗?我们现在就去楼顶,所以你准备一下能够打开楼顶的东西,比如锤子什么的。”
耳机那头的野比大雄很快便回应道:“呃,怎么说呢,当时我为了保险起见是直接用水泥摸了门缝,甚至还在中间夹了一层钢板,所以想要打开那扇门可不容易。。。至于锤子什么的,我们这边还真没有进行准备,好像能符合要求的也就只有一把消防斧了。”
“那算了,消防斧用来对付一下木门或者铁门还算不错,但是想要用消防斧打开水泥墙就有点难为它了。”
麦宇强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活动身体道:“如此看来,我今天终于可以活动一下身体了。”
看着跃跃欲试的麦宇强,刘星与尹恩都开始默默的为楼顶大门给祈祷了,因为它也不知道是造的哪门子的孽,先是被水泥给敷脸了,结果现在又要被锤成碎片。
在确定了目标之后,刘星等人很快就到达了顶楼,确切的说只有麦宇强站在了那扇已经看不见的门前,而刘星等人则是老老实实的站在了下面的拐角处,以免被突如其来的碎石给误伤。
“可以开始了。”
在刘星等人做好了心理准备之后,楼顶的麦宇强便开始了他朴实无华的表演,简单的来说就是他一拳头下去,面前的水泥墙就直接碎裂一块。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幻听,刘星的耳边除了碎石崩裂的声音之外,还传来了“欧拉欧拉”的拟声词。
还说不是你,卖鱼强!
但是刘星也没有幻听多久,便注意到自己耳边那奇怪的声音并不是来自麦宇强,而是身旁的尹恩正在认真的配音。
好吧,看来麦宇强还真不是那个无敌的卖鱼强。
刘星突然有一种迷之失落,感觉自己好像亏了一个亿。
但是,刘星看着那些不断从自己头上掉下来的大块碎石,一下子又觉得自己并不是很亏,因为现在的麦宇强已经足够厉害了,估计应该可以按着御影一打。
就在刘星给自己认识的npc进行战斗力排序时,楼上的麦宇强便传来了声音,“搞定了,你们已经可以上来了。”
早就迫不及待的刘星等人直接跑上了顶楼,便发现麦宇强正风轻云淡的站在那里调整呼吸,而且刘星有刻意看了一眼麦宇强的拳头,发现麦宇强的双拳也就只是有些泛红,连破皮的情况都没有。
看到这一幕的刘星,默默的将麦宇强在自己心目中的能力顺位往前调了一名,如今排在第三。
至于第一和第二,那自然是奥观海和格拉基的真身,至于本来排第三的巴鲁卡,刘星觉得它主要还是强在手下有众多的深潜者,如果真要打起来的话还是不如麦宇强的;然后就是血色食尸鬼,因为缺乏更多的战斗数据,所以刘星还不能确定它的排名。
还有就是像特纳尔这样不讲武德的存在,刘星也懒得给它排名次。
“麦宇强你还真是猛啊,竟然都可以徒手拆墙了。”
尹恩看着眼前那个半米见方的空洞,继续说道:“只要能打开一个洞,那么接下来就方便多了。。。”
尹恩的话还没有说完,便看到刘星已经一只手伸进了楼顶,接着刘星就直接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了。
“王德发?难道整个楼顶都已经变成了近卫亮的领域?”
尹恩后退了一步,拦住了打算上前查看的野比大雄,“不用去,现在先给刘星和近卫亮谈判的空间,如果在十分钟之后还没有消息的话,那我们再做打算。”
就在尹恩三人在外面商量对策的时候,刘星重新拿回了身体的控制权。
没错,就在刘星看到楼顶景色的一瞬间,便突然感觉到了自己的耳边传来了一声声低语。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快进去。”
于是乎,刘星就如同喝醉了一般,眼中就只剩下了那个洞口,同时身体也直接失去了控制,所以刘星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将手伸进了顶楼。
然后,刘星眼睛一闭一睁,就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楼顶,而且在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后,又发现自己的背后是一道完整的门。
这时的刘星已经意识到自己进入了近卫亮的领域。
就在刘星准备掏枪出来的时候,便发现在不远处的避雷针旁,近卫亮正一脸意外的看着自己,好像他也没有想到自己会突然出现。
见此情形,刘星便没有再拿出自己腰间的手枪,“近卫先生,我们现在可以聊一聊吗?我想我们应该不是敌人吧。”
刘星一边说着,一边向前走着,“相信近卫先生你也知道如今公武之战,你们近卫家作为五摄家之一,虽然名义上是支持公家派系的,但是事实上却是站在了中立的角度,所以我不知道近卫先生你为什么会和我们过不去呢?”
这时回过神来的近卫亮叹了一口气,摇头说道:“我这只不过是忠人之事罢了,因为我已经和别人达成了合作,不过你可以放心,我这么做只是我的个人行为,并不代表整个近卫家会真正的加入公家派系,而且我就算是死在了你们泽田家的手里,近卫家也是不会多说什么的,更不会替我报仇。”
“真的?我不信。”
刘星毫不犹豫的说道:“而且近卫先生你自己也不会相信吧,因为你和你哥哥的感情可不是能作假的,所以我知道近卫先生你可能已经向你的哥哥告知了自己的想法,并且没有等他回复就直接断开了联系,但是你哥哥如果知道你是倒在了我们泽田家的手里,他十有八九还是很会选择报仇的。”
刘星的这番话让近卫亮无言以对,因为他也知道刘星说的是事实,自己的哥哥是肯定会为自己报仇的,不论是从个人感情的角度,还是家族声望的角度。
“唉。”
近卫亮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而此时的刘星已经只距离他不到十米。
作为一个蹭过几节心理学课程的医学生,刘星知道在这个时候自己还是得和近卫亮保持距离,让近卫亮感觉到安全与舒适,以免他太过于紧张而做出一些奇怪的举动。
在过了一会儿之后,刘星见近卫亮已经沉默不语,便继续说道:“近卫先生,我知道你是为何会变成现在这幅样子,也能理解你为什么会选择远离家族,躲在这么一个小地方过自己的日子,但是我依旧替你觉得不值,因为你是为了近卫家而变成现在这幅样子,所以近卫家没有任何理由让你离开。。。”
刘星的话还没有说完,近卫亮就摇头说道:“不,这是我自愿选择离开的,因为我这样的特殊能力并不能给我的家族带来了什么,反而还会造成一些不必要的混乱,所以我才偷偷的选择了离开;虽然在离开家族之后,我一开始的时候还有不适应什么事情都要亲力亲为,但是我很快也习惯了这种虽然有些劳累,但是很充实的生活。”
刘星见近卫亮开口,便在心里暗暗的笑出了声,因为刘星就怕近卫亮现在会·进入自闭状态,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毫无反应。
只要近卫亮还愿意和自己对话,那就说明这事情还有的聊。
想到这里,刘星就准备直接进入正题了。
“好吧,看来近卫先生还是一个适应能力很强的人,但是现在怎么又让一条正我打乱了你的生活呢?说句老实话,我在听说近卫先生你可能和一条正我合作的时候,我个人而言还是非常震惊的,因为在我看来近卫先生你和一条正我就不是一路人,虽然一条正我的确是有些能力,但是他现在都已经摆烂这么多年了,我想他绝对不是一个合适的合作对象。”
刘星装模作样的叹了一口气,笑着说道:“相信近卫先生你也是知道的,一条正我早就被一条家所抛弃了,现在也就是在一条家挂了个名字而已,所以一条正我现在的任何行动都是没有一条家支持的,那么他靠着自己身边那几个土鸡瓦狗,酒囊饭袋能做些什么呢?所以近卫先生你与其说是和一条正我进行合作,那还不如说是被一条正我给利用了。。。”
刘星的话还没有说完,身后就又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哦,看来泽田家的年轻人就是心高气傲,在成为了武家派系的十大势力之一后就有点目中无人了。”
刘星回头一看,便看见一条正我正点燃一支烟。
虽然突然出现的一条正我是吓了刘星一跳,但是刘星很快就意识到了一点,那就是此时的一条正我应该是来谈合作的,否则他也不可能冒着极大的风险出现在这里!
毕竟一条正我就只是一个懂得多点的普通人,而且还是一个被酒色掏空了身体的中老年男子。
所以刘星觉得自己在这里一打二是没有问题的。
想到这里,刘星就笑着对一条正我说道:“一条先生,既然你知道我们泽田家号称武家派系的十大势力之一,那你也应该知道我们这个小家族是凭着什么起势的吧?所以你也应该知道古神代表着什么。”
“无敌。”
一条正我抽了一口烟,也笑着说道:“我还是也算是一条家的一员,所以我还是知道古神是怎样强大的存在,当然有着古神庇护的泽田家的确是有资格看不起我和。。。”
“我看不起就只是你而已。”
刘星知道一条正我是准备把近卫亮给拉进自己的阵营,所以连忙说道:“我对近卫先生还是挺尊重的,因为他是为了整个家族的利益而牺牲;当然了,我对一条先生你也是挺同情的,如果换成我的话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不过我还是不太能理解一条先生你为什么还要留在一条家,我听说你们一条家应该是允许家族成员去国外开枝散叶的吧。”
“可以是可以,但是我不甘心。”
一条正我非常认真的说道:“我的确是可以从一条家拿一大笔钱,然后去国外当一个富家翁,但是我一点都不甘心这么做,所以我才留在了岛国等待机会,想要让我的父亲,甚至是整个一条家都付出代价,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突然意识到我的想法有些天真,因为我就是一个普通人,而我父亲的身边有着超自然力量的保护,所以我根本没有办法伤到他。”
“那你为什么要和近卫先生一起来对我们泽田家,或者说是武家派系不利呢?难道你是想要借此机会把一条家拖进公武之战中,然后借我们泽田家的古神之力完成你的梦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