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因爲她是醫生看書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小說推薦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明日方舟也太真实了吧
目前梅尔等人做出来的“金色石头”只是个半成品,并不是《大地与风》里的终极形态。
按照梅尔的说法,锻造过程中不光有些步骤存在无法弥补的技术缺陷,同时也有几种无法破译的原料缺失。
理所当然,这个实验除了烧钱之外,对炎东的发展并没有太多实际的收益,并且也无法让梅尔的天空战舰马上飞起来。
然而,在失落过后,夏风却发现了一个盲点。
….
这颗篮球大小的“源石结晶”虽然暂时无法对科技发展产生作用,但对他个人而言,却不是完全没用。
目前他的黑白双生进入了第二阶段,上一次引发黑色力量,还是在凤阳城外的炎阳镇,代价是镇中储备的数千颗成品源石。
按照赫默上次对他进行的检查,要想引发第二阶段的黑白双生,就至少需要5000颗以上的成品源石或等量的天然源石丛作为消耗品。
但是,他不可能将5000颗源石带在身上,因为那实在是太多了,至少要装好几大行李箱。
而现在,这颗“源石结晶”中蕴含的能量恰恰就超过了5000颗源石的能量,也就是说,只要他将这颗“篮球”带在身上,就满足了随时引出黑色能量的条件,这样理解应该没错吧。
随后,这个想法确实得到了赫默的专业认同。
办公室内。
赫默很平静的解释道。
“这种源石结晶在能量密度上得到了质变,但仍旧在黑白双生的接受范围内,又或者说,这种升华过的能量要更加契合。”
夏风点了点头。
“那就好,至少不是白忙活一场,总归有点收获。”
听到他的话,梅尔夸张的将金属箱子抱紧。
“喂,你打算干什么,别想拿我的宝贝去打架。”
“我又没有暴力倾向,你以为我愿意打架啊。”
梅尔警惕的盯着夏风。
“那可说不准,现在有了这个东西,搞不好你又会乱来。”
夏风无奈哭笑。
“行吧,既然你这么珍惜,就把它带回实验室锁起来,我让老普按照实验步骤再搞一颗出来就是了,咬咬牙,出出血,再投入几万颗源石进去。”
听到夏风的话,梅尔撇了撇嘴,最终松开了金属箱子。
“算了,反正只要掌握这种工艺就可以,那些源石本来就是你的,你爱怎么用就怎么用吧。”
……
“金色石头”的实验结束了。
这项实验耗费了很多的人力和金钱,结果只能说是有得有失,然而,除了物质方面之外,还有另一些引人深思的收获。
既然实验可以成功,也就代表了《大地与风》中的记载不是乱写,而是真实的。
由此可以进一步猜测,除了“金色石头”之外,书中所有记载的东西都是这个世界曾经真实出现过的产物,包括科技,法术,以及当时人们的精神世界。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毫无疑问,书中描绘的时代在科技上要远远超过现在的时代,甚至达到了无法想像的程度。
那么,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那样一个强盛的文明走向了灭亡呢?
而这本书的作者,又为什么要将这些信息流传下来呢?
…..
办公室陷入了安静,老普和梅尔都离开了,但唯独赫默留了下来。
不知为何,赫默的情绪一直有些莫名的低落,包括刚才对实验的专业性说明,也一直神情冷漠。
夏风将办公桌上的金属箱子小心翼翼的放到了下面。
“这东西还挺重的。”
赫默走到旁边的一张椅子前坐下。
“小心一点,金属箱拥有隔绝源石物质的功能,普通人在场的情况下最好不要轻易打开。”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txt-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因爲她是醫生讀書
“恩,我知道了。”
说完这句必要的叮嘱,赫默将头轻轻低下,叹了口气。
“夏风,从维多利亚分开后,我们有快1年没见了吧。”
夏风轻声回道。
“没有那么久,也就半年多吧。”
赫默显然没有纠结于时间,她的声音很低沉,悠悠的说道。
“这段时间,炎东的变化蛮大的,看的出来你付出了很多心血。”
“没错,这是我必须要做的。”
“你做的很出色,凝聚感染者,互利互助,利用赢得人心而赢得了被世界认可的地位,可以称之为一个奇迹。”
不知为何,夏风觉得赫默并没有夸他的意思。
“赫默,你怎么了?”
赫默始终微微低着头,失落的声音从口中传出。
“夏风,你做的很好,但是在我看来,这些恐怕毫无意义,你应该明白我在说什么。”
听到赫默的话,夏风没有诧异。
“恩,我明白。”
“听凯恩老师说,你的矿石病恶化的很严重,已经到了需要用SIV来维持的程度。”
言情小說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因爲她是醫生相伴
夏风知道赫默说的SIV就是凯恩医生正在给他使用的新型药物。
“恩,是的。”
赫默抬起头,将目光投在夏风的脸上。
“夏风,你知不知道,这种药物是针对矿石病感染失控的重度患者使用的,在理论上,这种人一般活不过1年。”
夏风先是愣了一下,但很快,神情转为了释然。
“呵,1年么,好像比我想像的短。”
火熱都市小说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因爲她是醫生
在有些沉重的气氛下,赫默没有再说出一些残酷的话。
推了下眼镜,她的声音恢复了些理智。
“伊芙利特的矿石病也有恶化迹象,所以这次我要把她带回哥伦比亚,接受系统的矿石病抑制,从今往后,我也不会允许她再使用炎魔的力量了。”
听到这句话,夏风乐观的表情终于有些瓦解。
“是我的错吧,都是我让伊芙利特在这1年中经常使用炎魔的力量,才导致…….”
“不。”
赫默打断了夏风的自责。
“伊芙利特的病情恶化原因暂不明确,现在无法证实和频繁使用炎魔之力有关,所以你大可不必这么说,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伊芙利特的感染程度,明显没有你严重。”
…..
赫默最后这句话的潜台词是冰冷的,也是一种理性的残酷。
夏风明白她内心中所想。
伊芙利特的感染程度有恶化的迹象,但却没有他来的严重,也就是说,按照目前的发展,他无疑会在伊芙利特之前死亡。
赫默对待一个将死的友人,实在是没有办法生出责怪之意。
又或者说,此刻最自责的应该是赫默自己才对,因为她是医生,但却救不了她在乎的“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