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愛下-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發現荷蘭人艦隊鑒賞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小說推薦大明不可能這麼富大明不可能这么富
茫茫大海上,郑家的搜索船队也在到处的搜寻荷兰人的踪迹。
一艘快船顺着风向着北方航行,风吹着风帆把风帆吹的鼓鼓的,船只快速的向前速度很快。
妙趣橫生小說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笔趣-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發現荷蘭人艦隊讀書
船上的水手表示顺风航行就是舒服。
桅杆上一个长得比较瘦小的人正抱着桅杆四下张望着什么,见他用一根绳索把自己的腰部和桅杆绑在一起以免被风给吹下来。
一只手放在眉毛上好似猴子似的眺望着远方,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一个人形的雷达,几秒钟扫过三百六十度的海面。
郑芝龙下令,只要是找到那些荷兰人踪迹的,赏银百两,所以这个水手看得很是仔细,唯恐漏看了什么把那一百两银子给丢了。
只是好多天过去了,他们发现那些荷兰人好像消失了一样,连毛都没有看到一根。
甲板上站着这艘船的军官,他皱着眉头因为看着海图,现在过了福建快要到达浙江的海域了。
这已经超出了那些荷兰人的行动范围,那些荷兰人一般就在福建海域行动很少去浙江,于是他就准备返航。
正好回去也要补给一波了,船上喝的水已经不多了。
于是他下令返航。
桅杆上的那个瞭望水手觉得可惜,可惜自己在这晒了这么长时间,人都晒成了黑猴子,结果半点荷兰人的影子也看不到。
“真是一群胆小鬼,比老鼠的胆子都小。”瞭望水手嘴里嘟囔着。
只见船调转了一个方向,然后就朝着南返航。
一夜之后第二天天亮了,瞭望水手再次登上了桅杆,只是他已经不抱多少希望了。
然后他朝着北方看了看,什么都没有,又朝着南方看了看,这一看不打紧,好像看到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只见他使劲的揉了揉眼睛,眯了眯眼睛手挡在眉毛上向着远处极力的眺望,然后他发现了远处海天一色的地方好像出现了几个小点点。
这几个小点点可不一般,在他好几年的航海瞭望经验里,这应该是某种船只的桅杆的顶端,只是这船距离自己太远了,起码二三十里地,所以看起来就好像海面上被点出了针尖大的一点小点点。
但是这都逃不掉他的眼睛,因为他的眼睛可是十分的尖锐,不然这么多人为什么偏偏选他作为瞭望的人呢。
没错了就是一艘船,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他要找的。
“大人!东南那边发现一艘船!”瞭望水手很是兴奋的向着下面喊道。
“什么!发现一艘船!是不是荷兰人的?”下面的军官听闻之后也是面色一喜,连忙的问道。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不知道,距离太远了,还需要再近一些看看!”瞭望水手对着下面喊道。
于是整艘船都开始紧张了起来,为了避免被发现,他们小心翼翼的向着前面靠近,毕竟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他们只是一艘快船船上就几门小炮,要是碰上了敌人他们还真的不够看。
就在他们向前靠近的时候,他们不知道与此同时也暴露了自己。
正所谓光是反射的,当你看到了别人的时候,别人也可以看到你。
而且你的敌人还有望远镜。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發現荷蘭人艦隊相伴
这个瞭望水手看到的确实是一艘荷兰人的船,而且还是一艘主力战舰,这艘战舰行驶在最前面,负责观察和开路。
当然身为主力战舰那桅杆也更高大,瞭望的水手甚至还配备了一个单筒的伸缩式望远镜。
二三十里地他用望远镜看得当然要比郑家的水手要准确的多,那艘船上挂着的郑家旗帜被他尽收眼底。
“长官!发现一艘郑家的船!好像是一艘小船应该是侦查的!”荷兰瞭望水手对着下面的长官报告道。
“哦!发现了一只小爬虫,那就把它捏死好了。”这艘战舰上的长官很不以为意的回道。
但是还是向后面的主力战舰打出了旗语。
德尔在接到了发现郑家的一艘小船之后,立即命令追上去把他们给干掉,不能暴露自己的踪迹。
于是接到了命令的四艘主力战船,带着六艘辅助武装商船向着那艘郑家的快船驶来。
精品都市言情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討論-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發現荷蘭人艦隊看書
瞭望水手看到这个场景脸色都白了,自家人明白自家事,他们的船上的几门小炮还不够给那四艘战船挠痒痒的呢,与他们对战就是找死。
“大人!他们发现我们了!怎么办!”瞭望水手急忙的向着下面喊道。
怎么办,立马的军官做出了决定,硬碰硬就是找死,现在唯有撤离,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送死不是他们的目的,还要把发现他们的消息传递回去呢。
“掉头,我们向北!”军官立即发出命令。
快船上的水手也看到了那些战船冲着自己来了,于是急急忙忙的开始转动船舵,调转船帆的方向。
只是一边是逆风一边是顺风,当他们调转完船头之后,发现荷兰人的战船距离他们最近的已经不超过十里地了。
于是出现这一幕,快船向北逃跑,后面跟着十艘敌人的战船。
这些船跟着快船的皮股后面死死的咬住不放,看样子是不准备放过他们了。
那些荷兰人为了避免自己的行踪暴露,所以必须追上去把这艘郑家的船给击沉。
一场你追我赶开始了,因为船体设计的原因,荷兰人的船要比郑家的船稍微的快一点,但是也因为郑家的船船身小毕竟灵活,所以追逐了半天都没有追上。
不过距离却肉眼可见的缩小了。
眼看着就要进入两里地的范围了,在这个距离上荷兰人的火炮已经可以够得着快船,但是他们没有开炮因为距离太远了,在这个距离上开炮的命中率简直感人。
等到距离一里地的时候就是他们的死期。
荷兰的长官站在甲板上看着前面仓皇逃窜的郑家快船,笑的很是残忍,等会他就可以看到一艘船沉入大海的场面,这也是他最喜欢的时刻。
距离一点一点的拉进了,最终到了进入了六百米,荷兰人开始下令射击。
“嘭嘭嘭!”
船首甲板上的十六磅炮开始了射击,在快船的周围打出了好几道十米高的水柱,这一看之下吓得快船军官急忙下令用命逃跑,看这个炮就知道自己的船受不了两下就得玩完啊。
“什么声音!什么地方在打炮!”一艘远征舰队的尖刀船上,正在晒着太阳假寐的船长顿时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