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日常系頂級神豪 哈哈米亞-第342章 老媽來金陵了閲讀

日常系頂級神豪
小說推薦日常系頂級神豪日常系顶级神豪
何秀安的效率很高,早上,赵谦刚起来,她就把人带过来了。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日常系頂級神豪-第342章 老媽來金陵了鑒賞
两个女生,都很年轻,二十出头,不过长相七十分都没有。
两个女生外表看起来非常的朴实。
这两人就是何秀安替赵谦找的保姆。
“谦少,人我给你找到了,前东家的女主人评价都非常高,吃苦耐劳,任劳任怨,干活勤快,口碑俱佳。”
何秀安道。
“什么口碑俱佳?”
糖糖赶过来了。
“唐小姐,谦少的亲人要过来了,让我找两个靠谱的保姆,我现在找来了,正向谦少介绍。”
何秀安解释道。
“啊,谦哥哥,你老家的亲人要过来了?谁呀?”
糖糖好奇道。
“我妈和堂姐,堂弟,以及我外甥。”
赵谦笑着解释道。
糖糖一听,莫名的脸有些发烫。
什么鬼,这么快就见家长了?
送走谦哥哥的小姑夫妇才多久啊,后脚谦哥哥的老妈就要过来了,这是干什么啊?
难道小姑和谦哥哥的爸妈提起了自己?
“啊,是嘛。”
糖糖抚摸了一下手上的镯子,这是小姑给她的,她现在一直佩戴着。
赵谦当然不知道糖糖会脑补这么多,注意力转向那两名保姆。
两个小保姆,一个叫邹小梦,一个叫林巧儿,都是卫校出身,实习后因为薪水太低,毕业后就转行了,做了保姆。
两人家里都有很大的经济负担,不然不会转行从事家政服务。
“你带她们熟悉一下别墅。”
赵谦对何秀安道。
“谦哥哥,我带她们熟悉吧,这里我熟,我会叮嘱她们注意事项,阿姨和堂姐过来后,保证让她们住的舒心。”
糖糖自告奋勇,把何秀安的活抢了过去。
糖糖带保姆上去后,姬晟赶来了。
看姬晟有话要和赵谦谈,何秀安识趣的告别。
“谦儿哥,事情处理妥帖了,这次她绝对不会再去天使酒吧闹了,说错了,应该是迷失恶魔酒吧。”
姬晟拆掉了潜在的炸、弹后,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了许多。
“如果是拿钱砸,雷只会越埋越深,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每次都轻而易举的得到满足,以后只会变本加厉,等你再也无法满足对方时,雷也就爆了。”
赵谦提醒道。
“这个道理,我清楚,我肯定不能用这种方式啊,我回去后,就派人盯她了,没想到啊,她私下散货,那玩意能碰?真是拎不清啊,这不是找死?既然如此,就不能怪我喽,我只能送她进去吃牢饭。”
姬晟压低声音道。
“小梦,巧儿,待会我会打印一份注意事项,你们看一下,以免忘记。”
糖糖带着邹小梦和林巧儿下来了。
“卧槽,吓我一跳!”
姬晟触不及防,被糖糖吓了一跳。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姬晟,你做了什么缺德事儿,这么害怕见人?”
糖糖讥笑道。
……
在意大利LAUDATION、ROMANKING、LOWNDES等床品送来后,清洗换上的第三天,老妈梁雁堂姐赵婧带着外甥乐乐和堂弟赵峰来了金陵。
在来金陵院子的路上,才给赵谦打的电话。
赵谦当时在上课,接到电话,和代课老师说了一声,就离开了教室,去一号智能停车场取保时捷。
没错1号智能停车场是男生寝室楼下的停车场,女生寝室楼下的停车场被编成了2号。
“小赵,来取车啊。”
马千俊的岳父看到赵谦,笑着打招呼。
他没上岗之前,因为养病,失业了一段时间。
再想上岗时,公司已经不要他了,怕突发疾病,倒在岗位上。
一把年纪了,失业再就业,是很困难的。
这个时候女婿马千俊告诉他,帮他找了一份工作,直接带他来了金陵大学停车场,签了一系列合同,知道自己能拿上万薪水后,就决定要在这里干一辈子了。
除非这里破产,干不下去了。
而支付他上万薪水待遇的就是女婿的学生赵谦。
对赵谦,马千俊岳父由衷的感激。
“嗯,家人过来了,我要去接一下。”
赵谦和老头打过招呼,就上了紫水晶保时捷,开出停车场,就朝校门口驶去。
……
泰禾金陵院子。
“哥的院子,好气派啊,独门独院,雕梁画栋,池塘还养着一群锦鲤,装修全都是新式中式风格,透着大气……以前的王公贵族也不过如此啊,哥可真会享受。”
赵峰上下参观完后,啧啧称奇。
他倒不是羡慕,堂哥赵谦发迹后,他要涨了不少见识,不是以前那个没见过世面,喜欢炫耀显摆的青涩少年了。
“真胖,真胖,该减肥,该减肥了……”
来福看着乐乐,发出怪叫。
“小谦怎么养了一只鹦鹉啊,这只鹦鹉我感觉很不对劲啊。”
梁雁狐疑的看着在笼子里扇动翅膀的金刚鹦鹉。
“看什么看,没见过大帅锅……没见识,没见识……”
“好家伙,这是个贱鸟啊,哥应该狠狠修理它。”
赵峰道。
赵谦赶过来时,就看到赵婧在教训来福。
来福被折腾惨了,赵婧拿着皮筋弹来福,来福在笼子里东躲西藏,但还是时不时的被击中。
每次击中之后,毛发齐飞,疼的吱哇乱叫。
以前嚣张跋扈的样子, 早就无影无踪。
赵谦还想着控食,让它改变,调、教它他有的是时间,不急这一时半刻,现在看来不需要了。
堂姐皮筋一阵收拾,已经要了它半条命了。
“一天一次,今天就先到这里。”
赵婧放下皮筋,看到赵谦进来,笑吟吟道:“你圈养的那只金刚鹦鹉,我已经教训过了,这东西,绝不能宠着,要让它明白谁才是主人,该下死手一定不能手软。”
赵谦点头,深以为然。
再看来福,这家伙已经彻底蔫了,不过它这个样子,不是第一次了,希望明天不会故态萌发。
“小谦。”
梁雁有阵子没见儿子了,现在看到儿子,很是高兴,“变高了,也变帅了。”
“妈,我现在可是名副其实的高富帅啊。”
赵谦一脸认真道。
“脸皮真厚。”
梁雁笑了,把乐乐递给赵谦,“快,抱抱你外甥,有阵子没见了,你们都生疏了。”
……
“哥,你车库里好几辆跑车啊,我能开一辆去兜风?”
赵谦逗弄完外甥,还给老妈后,堂弟赵峰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
他想开一辆出去兜风。
“你自己选一辆。”
赵谦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