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討論-366,雪鴞:第四章(4)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这个过程很短暂,张子妮还没有来得及恐惧,挣扎,叫喊,她就失去了知觉……逃跑中,她已经就耗尽了气力。她就像一块肉一样,轻松被人放在砧板上切!

深圳郊区的鹃能山,生长着浓密的热带树木。葱绿的山野,一年四季都清爽怡人。由于四季阳光都充足,暖和的气候,让那里成为爱好爬山的人的首先之地。
为此,当地Z-F特地拨款顺着山脊修建了石头通道,方便市民休闲运动。这项Z-F便民工程,得到了市民的热情拥护。
节假日,山道上的游人,似蚂蚁搬家一样,来来往往。
山脚下的湖边有一家叫春林的农家乐,只提供餐饮。由于蔬菜是自种的,来这里吃饭的游人络绎不绝。当然只有节假日农家乐的生意才这样火爆。因为这个时候,工作的人们才有时间邀朋呼友,来山间吃喝玩乐。
这日是星期天,忙碌一周的人们,顺着山道爬山运动下山,到农家乐来享受美食,是他们的休闲乐趣之一。
大多数人选择到有一定口碑的春林农家乐,但这天他们吃了闭门羹,门上挂着暂停营业的牌子,给人冷秋秋的感觉,这种感觉自然是失落引发的。
食客门只能看着农家乐房屋前面大片菜地里绿油油的蔬菜和关在笼子里的鸡鸭叹气,不能在店主的操作下,端上饭桌,让他们大快朵颐,喝着小酒,三朋五友畅笑。
这家店生意红火,却突然休息——而且还是在生意繁忙的假日关门,是因为昨夜一个人看家的店主女儿失踪了。他们正四处寻找。为此,他们还叫来了警察。
失踪的店主女儿,正是张子妮。
头天晚上,店主夫妇打发走最后一波顾客,接到电话,张子妮住在城区的爷爷突发疾病,需要送医院。所以店主夫妇让张子妮在家看店,并把第二天炒菜要用的猪油熬好。
店主夫妇第二天一早从医院回到店里,发现门敞开着,却不见张子妮。猪油已经煎好,盛放在灶台上的一个大菜盆里。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愛下-366,雪鴞:第四章(4)推薦
店主夫妇发现张子妮没有在家睡觉,出门没有带任何私人物品,手机,钱包都完好放在家中。
总之,家中没有任何异样,门却敞开着,除了这点可疑外,门口的土坝子上,有交错不规则的两行血迹。血液的尽头门口,有一只被人划破脖子死去的母鸡。那只母鸡,是有人从鸡笼里抓出来,杀掉丢到门前的。
火熱都市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線上看-366,雪鴞:第四章(4)推薦
来处理案件的吴亮警官,觉得两行血迹很怪异。如果有人把鸡从鸡笼里抓了出来,当场宰杀,然后提起丢到门口,一路有血迹也是正常。可是,一路血有两条血迹,有时候交叉,有时候分开。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366,雪鴞:第四章(4)看書
店主说他们把鸡一直关在鸡笼里,显然鸡是从鸡笼里抓出来杀掉的,鸡脖子上的伤口明显是用利刀割了的。店主还说,鸡笼里只丢失一只鸡,说明那人不是杀了两只鸡,一只手一只鸡,或者一只手提着两只鸡,才留下两条血迹。
如果那人只杀一只鸡,从鸡笼旁提到屋门口,应该只是留下一条血迹,而不是两条。假若是来回走了一次,应该留下三条血迹。从鸡笼旁边有一处浓重的大块血迹来看,鸡是在鸡笼旁边杀掉的,意味着有人提着鸡的尸体,从鸡笼那里走到门口,才一路留下那样的血迹,只是有两条血迹,这点很是让人费解。
难道有一条血迹不是鸡的?为此,吴亮特地向店主确认了,是否有别的家养动物丢失?
店主的说辞是,除了一只鸡莫名被人宰杀外,其它动物,猫,鸭鹅都没有丢失。
吴亮亲自用照相机拍了现场的血迹和死去的鸡的照片。
他本想找到杀鸡的工具,可是到处都找不到。店主家的刀具没有被人动过的迹象,显然是有人自带刀具,从鸡笼里揪出一只鸡杀了,丢到了门前。
有人杀鸡的目的是什么呢?其中的蹊跷,很是耐人寻味。如果说杀鸡跟店主女儿张子妮失踪有关,但吴亮着实想不明白,关联究竟在那里。
当然,也许是张子妮出于某种目的杀了那只鸡,可店主夫妇坚决不相信鸡是他们女儿杀的。他们一致宣称张子妮很娇弱,看人杀鸡都不敢,说那太残忍了。她肯定不会自己杀鸡。
鸡,一定是另外有人杀了的。
尽管目前还没有确认那只鸡跟张子妮失踪有什么关系,但有人杀鸡随意丢弃,现场还有两条令人想入非非的血迹,总让人觉得那里不对劲儿,甚至令人背脊发凉,毕竟怪事发生,有血迹出现,总给人不是好兆头的错觉。
眼下尽快找到张子妮才是重要的。
警察详细询问店主夫妇关于张子妮的情况时,一个中年男人气喘吁吁地跑来说,他去杜鹃山上看他的野猪夹夹到野猪没有,看到之前设置的陷阱里的野猪夹没有了,一路有血迹,他以为夹到了野猪,所以顺着血迹去找夹子夹到的猎物,不想看到了店主的女儿张子妮被人挂在树上,已经死亡了,野猪夹夹在张子妮的脚下。他认识张子妮,所以连忙来通知了。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愛下-366,雪鴞:第四章(4)
……
中年男人带来的惊人消息,震到了在场所有的人,瞬间世界私似乎静止不动了,没有一点声响。
4
案发现场让去的每一个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张子妮齐腰被绳子捆着吊在一个榛子树的树杈上,长发披散着,右脚脚上夹着野猪夹,左脚赤脚,橘色凉鞋翻盖在落叶上,翠花连衣裙不规整地套在身上。
由于死亡的时间还不是很长,野猪夹上偶尔还有血往下滴。地上大滩的血基本都凝固,只是中心区还是湿润的。
死者的最终死因,应该不是野猪夹导致的。张子妮被野猪夹夹后,没有在原地逗留,流下更多的血迹,就拖着夹子往前赶,并一路留下血迹,说明她是在逃避人的追赶,才没有在原地多呆一些时间,处理伤口。